小相機見證大變化

?作者:史華興??時間:2018-09-21?【字體:

我接觸相機的歷史有30多年,使用的相機從黑白相機、彩色膠卷相機、數碼相機,到航拍無人機。在相機快速更新換代的過程中,我有幸留下了幾代工程人追求交通強國的記憶,也把企業施工能力的跨越發展定格在鏡頭里。

我最早用的是一臺黑白膠卷手動相機。我把它視如掌上明珠,當作至愛的工作伙伴,從不外借,也不私用,甚至不讓別人動它,為此得罪過不少人。膠卷貴,沖印費貴,為了節約,我往往是選兩三個角度,拍兩三張就結束,這樣拍出來的相片,供選擇少,自己有時不甚滿意。

那臺黑白相機對于當時公司經營生產規模,還是“合身”的,能較好地記錄下公司施工生產場景和所建工程。當時的工程規模小,一座大橋、一棟高樓用廣角也能把它框進鏡頭,攝影的效果猶存,投稿一般也能見報,只是相片沖印、郵路上跑的時間長。

記得我在深山里的鐵路項目部向報社投圖片新聞稿,在崇山峻嶺的工地走30多公里的山路到鎮上,住一晚趕上次日清晨開往縣城的唯一一趟班車,在崎嶇的山路上顛簸五多個小時才到縣城。那時是賣方市場,全縣城只有一家相片沖印館,你急他不急,等一兩天取相片是常有的事;相片取來后,雖然立即寄出去,加上郵路上跑幾天,當報社收到相片的時候,事件至少發生一個星期以上。

黑白膠卷相機照出來的圖片,較之于后期的彩色照片,雖然色彩單調,非黑即白,清晰度也不算高,但是那些泛泛發黃的舊照,反映了中國鐵路發展的艱難歷程,是當今中國高鐵品牌享譽全球的奠基石,成了公司珍寶似的文物。

從黑白膠卷進步到彩色膠卷,相片還原了拍攝對象本有的鮮麗色彩,效果上有了質的飛躍。數碼相機的出現,使得彩色膠卷也退出了歷史舞臺,我攝影時有了更多的角度選擇,也可適當的增加拍攝次數,有足夠的挑選空間,總能選下滿意的、栩栩如生的各類相片。

但是,隨著承建的工程越來越大,數碼相機也滿足不了對一些大工程的拍攝需要。

至今還清晰記得我去內蒙古一個鐵路項目拍攝,其中的一座特大橋,其橋墩高110多米,受地貌影響,就是用上長焦鏡頭,也難在地面上找到合適的拍攝地點,只能拍到橋墩和橋面防撞墻。

一直追求拍攝效果的我,聽不進同事們的勸阻,帶著對講機,爬到塔吊150多米高的地方,再轉到離塔身60多米的塔臂最頂端。在這個過程,我一再告誡自己注意安全的同時,項目部在施工大橋中取得的省部級以上的科技成果、填補公司多項橋梁施工空白的成績,在腦海中時不時地閃過;雖然躬著身子謹慎前行,但步子輕盈、自然,沒有絲毫畏懼。那時唯一的信念是:冒個險也值得。

我端坐在塔臂上,一邊端著相機選角度,一邊指揮塔吊司機左右擺動塔臂,直到選定到最好的拍攝位置。完成拍攝任務往回撤的時候,空中那老長老長、孤孤零零的塔臂,突然變成了懸在高空的一條鋼絲,我心中的恐懼頓時升起,兩股戰戰,抓塔臂兩側圍欄的手掌心直沁汗。安全下到地面后的一陣時間,我的兩腿還在不停地哆嗦。

隨著高鐵時代到來,面對規模宏大的高鐵工程,數碼相機的功能也遠遠落伍了。

于是,公司購進航拍無人機,首次使用在拍攝寧杭高鐵京杭運河特大橋。該橋全長29公里,有27處特殊跨,其中跨越京杭運河(84+152+84)米剛構連續梁是全線唯一列入鐵道部科研攻關課題的工程,具有施工難度大、科技含量高等特點。

之前,我嘗試用數碼相機拍攝京杭運河特大橋跨京杭運河(84+152+84)米剛構連續梁,登上工程附近的一座座建筑,租船進入京杭運河,想了各種辦法,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找不到好的拍攝角度,鏡頭遠了,大橋的主體就小;鏡頭近了,則只能拍到大橋的部分,拍出的相片總是不如人意。

公司領導知道這件事后,馬上拍板購買航拍無人機。他說:“宣傳工具必須跟上高鐵和企業發展的步伐。”

公司在全國各地建設高鐵,幾公里、十多公里、幾十公里的大橋,一座比一座長;十幾條、幾十條股道的火車站站場,一座比一座大……航拍無人機正好生逢其時,大有用武之地!我只要將無人機升空后,盯著操縱器的顯示屏,操作無人機飛行,很輕易全景式地拍出工程的雄偉、恢弘、氣派的個性,再無需像以前那樣背著相機,辛辛苦苦登高走遠,到處選點找角度。

一位同事用無人機航拍我們在九景衢鐵路鄱陽湖鐵路大橋鋪軌施工的場景,構圖中有緊張有序的作業、一平如鏡的湖面、一碧如洗的天空、雄偉壯麗的大橋、翩翩起舞的候鳥群,就像一幅獨具匠心的絕妙山水畫,烘托了高鐵建設和生態保護相和諧的主題,獲得省里的攝影比賽一等獎。

有余閑時,我喜歡翻翻公司的工程相冊,看著上千張各個時期的工程相片,仿佛在公司從小到大、從大到強的時光隧道中作幸福穿越,看到了改革開放以來鐵路發展來時的路,和一路結出的累累碩果。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篮球胜分差怎么样算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