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約齊云山

?作者:劉衍琛??時間:2019-06-21?【字體:

齊云山,位于贛州崇義縣思順鄉。顧名思義,能與云比齊者,其海拔之高不言而喻。立于齊云群山的主峰上,海拔2061.3米處,巍峨山勢,不僅有“會當臨絕頂,一覽眾山小”的快感;身臨云騰霧繞之中,更有閑居仙境神仙之意。她的柔美與剛強,早已令我欣然神往。三年前,你我約定。如今三年期限已過,你我之間的約定是時候兌現了吧。

汽車開離喧囂的鬧市,遠離了城市的燈紅酒綠,行駛在城市的邊緣,沿著綿長泥路,駛進了悠悠鄉野村落、深山老林。

我不該坐車的,應該是騎行。

幾經周折,車子進入林區。我們被綠色包圍著緩慢前行,兩側是連綿不絕的巍峨群山,山上開滿不知名的山花,隱隱約約能聽到鳥啼蟲鳴。山脈之間,悠然流淌著一條小溪,不深不淺的,甚是清澈透底。在兩側樹林的掩映下,溪水呈現豆綠色。目光延伸到遠處,仿佛是一條流動著的綠色裙帶,環繞著鑲嵌在群山之間,齊云山脈宛然一塊翡翠寶石,質地均勻,綠的晶瑩;又如嬌羞佳人,楚楚動人!

本想駐足欣賞一番,可恨車子未作片刻停留,繼續往深處開進。身后留下股股黑煙巨龍,威脅著這一切。風,吹不散;霧,驅不走。飄進山林,飄入溪流,沉浸土里。我似乎聽到鳥獸在低吟,泉流在抽泣,山林在咳嗽,感覺大地在顫動!

車子依舊向前駛進,車里的人回味著,冥想著,憧憬著。越往深處去,空氣越發的冷。

我真不該坐車的,最好是徒步。

悠然自得,行走在泥路上,沒有太多裝備,只是輕輕地。沒有發動機的轟鳴,沒有窒息的空氣,風中夾帶著濕潤,伴著野菊花開的芬芳,捎來鳥兒的歌唱,山花的笑。而我只是客人,享受著齊云主人的盛宴!

清泉靜靜地流淌,鳥獸蟲魚開始歡歌載舞。我忍不住的脫鞋,溜進了河里,肆意地享受溪水拍擊腳丫的暢爽。嗅聞溪流乳香般的氣息,閉眼聆聽齊云山私語,用心感受大自然的心跳。

跋山涉水,穿林躍壑。行至半山腰,云霧環繞,已覺飄飄欲仙欲醉;走過十里草地,登高望遠,倚石歇息,已然心境豁然開朗。天色朦朧了,飄著水霧,我趕忙到石廟里扎下營帳。

山頂上的夜很靜,很靜。“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除了未見明月那嬌羞的面龐,我還是能切實感受得到的。夜冷的出奇,冷的刺骨,卻也冷的合理,這里要是不冷,那天地會是怎樣的一番景象了呢?

齊云山的美與享受,莫過于早起看日出了吧。拿著手電,我已默默佇立著等待那初升的第一縷陽光,期待著大地又一天的蘇醒。當朝陽從地平線上緩緩升起,萬里霧海染上一抹微紅色。陽光透過云霧灑在我臉上,干凈,柔和,溫暖,舒服。

在與齊云山離別時,行至山腳下,于溪水中,有一塊光滑晶瑩剔透的奇石,吸引我的眼球。本想當做是齊云君的厚贈,可轉念一想,我僅僅只是一個赴約的客人。

車子仍然發著轟鳴聲,向前繼續駛進......

我望著車窗外,一路顛簸著。我本應該步行赴約的。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篮球胜分差怎么样算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