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西南公司,我的新疆指揮部

?作者:徐建新??時間:2019-06-03?【字體:

2005年,為了精伊霍鐵路的建設,西南公司第一次踏足新疆大地,從華中到西北,跨越了幾乎一個中國的距離,巨大的地域差異宛如出國一般。

時光荏苒,十幾載耕耘,昔日的西南公司新疆精伊霍項目部已經經歷多次演變,成為了今天的新疆指揮部,變的是名字,不變的是堅守,堅守在西北邊陲,肩負著為企業開辟市場,創造聲譽的使命。這里遠離公司本部,管理跨度大,作業時間長,自然環境差,形成了一道道獨特的新疆風景,你也許路過新疆,但是你真的不一定了解新疆。

在新疆,如果你不開車去工地看看,那你一定是不知道新疆地域之寬廣。新疆的大是真真切切的大,和鐵路線打交道的人都知道,新疆和甘肅的分界點是柳園車站,柳園車站距離首府烏魯木齊接近一千公里。別著急,你這還只是走完了北疆,你要是往南走,烏魯木齊距離南疆重鎮喀什一千六百公里,距離南疆鐵路線終點和田更是高達兩千公里。新疆指揮部作為新疆的項目經營管理單位,曾經同時管理北至哈密,南至疏勒的多個項目部,管理跨度兩千兩百公里,相當于南昌至長春的距離。

在新疆,如果有人告訴你天亮開始干活,天黑就休息,你一定要想一想。新疆作為祖國的西北邊陲,和地處東八區的北京時間相差兩個小時,同時由于地域廣闊,本身跨越兩個時區,這就造成了完全不一樣的地域環境。清晨六點天亮,晚上十點天黑,全天十六個小時的日照時間,既成就了新疆瓜果的香甜,也讓新疆地區有著超長的工作時間。而且新疆全年少雨,氣候炎熱,白長晝短給施工帶來了便利,超長的工作時間成為了常態,晚上十點的太陽照耀下的那一個個被拉長的工作身影,是新疆指揮部干部職工獨特的一抹風景。

在新疆,如果你不喜歡都市的繁雜,你可以去體驗下戈壁灘。戈壁灘是荒涼的,沒有高大的植物,連動物都很少駐足,穿梭不息的火車是戈壁灘上那一抹獨特的風景。一百六十六萬平方公里占六分之一的國土面積的新疆,卻只有不到兩千五百萬的人口,地廣人稀又是一種常態。而我們的工地往往都地處荒涼的戈壁灘上,那里不僅有大漠夕陽的蒼涼唯美,還有沒水沒電,來回買菜都要跑上三百公里的艱辛。

當有的人還在抱怨網絡不好的時候,新疆指揮部有的項目部因為沒有充足的燃料供應,每天只發三個小時的生活用電給電腦和手機充電,維持最基本的辦公條件;當有的人還在抱怨伙食差的時候,新疆指揮部有的項目部因為采購距離超遠,只能一個星期去買一次菜。很多在一般人眼里看來習以為常的事情,在戈壁灘上都是一種奢侈,洗一次澡,吃一頓新鮮的青菜都很難得。

在新疆,你如果沒有體驗過大風、嚴寒和突發性洪水,你真的不算體驗過新疆的施工環境。百里風區,三十里風區,在新疆,風是一道獨特的風景線。如果你只是去欣賞風力發電機的壯美,那你一定只是一個過客。在一個連站穩都是件艱難事情的地方,我們不僅僅要站穩,還要施工。如果你看到吹翻的集裝箱板房感到驚訝,我們的職工會告訴你那都是小事,連火車都被吹翻也不稀奇。除了大風,低溫嚴寒也是一大挑戰,大雪皚皚,銀裝素裹那是給詩人的,只有嚴寒才是留給我們的,冬天是停工期,但是零下三十度的嚴寒對于工地留守的職工確是一項生理和心理的巨大挑戰,滴水成冰在這里不是成語,是眼前的事實。如果大風和嚴寒還是可以預見的,那么突發性洪水絕對是最可怕的存在,山里下雨平地發洪水,沒有河道也沒有預兆,洶涌的洪水就像一頭藏在地底的巨獸隨時可能沖出來摧毀一切,在新疆,老人會告訴你無論什么時候選一個高一點的地方永遠都是對的,因為你不知道洪水從什么地方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來。

十幾年的風風雨雨,新疆指揮部扎根邊陲,戰狂風斗酷暑,住戈壁歷嚴寒,圓滿完成了近五十項施工任務,它們像一座座豐碑立在荒漠戈壁上,見證著新疆的發展與進步,也見證著我們的奮斗與成長。沒有轟轟烈烈的場面,也沒有更多矚目的眼光,新疆指揮部像一顆荒漠上的胡楊,在風沙中昂首挺立著,根系卻已經深深扎入這片大地并且擴散開來茁壯成長。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篮球胜分差怎么样算赢